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和野史较真你就输潘仁美害死杨业的历史还原

2019/06/18 来源:吉林信息港

导读

作者:我方特邀学者王帅,笔名煮酒焚剑。大宋开国良将潘美的蒙冤之战自从明清以来,中国老百姓熟悉的民间英雄传说,当属《杨家将》,这部热

作者:我方特邀学者王帅,笔名煮酒焚剑。

大宋开国良将潘美的蒙冤之战

自从明清以来,中国老百姓熟悉的民间英雄传说,当属《杨家将》,这部热血激荡感动一代代观众的英雄故事里,虐心的桥段,当属杨老令公陈家谷殉国,而其中拉仇恨的人物,则是大反派潘仁美。

这位潘仁美的群众形象,究竟坏到何等地步?早年间唱民间戏的时候,只要这位奸角出场,台下就是一片喊打喊杀,清朝还出过更震撼桥段:某剧团改编《杨家将》,演到潘仁美恶有恶报上法场,正碰上天公不作美下暴雨,本想停止演出,谁知观众不干,硬冒着雨看着潘仁美被砍了头,这才欢天喜地的冒雨往家跑。

放在资讯发达的当代,这位传统奸角的形象,基本也没好多少,拜诸如《寇老西儿》《少年杨家将》之类的戏说影视剧所赐,外加诸如李成儒等老戏骨的精彩演绎,基本到了恶名昭彰的地步。前两年还闹出过新闻:有杨姓剩女好容易跟个男神牵手,谁知家长一问男神姓潘,立刻勃然大怒:潘杨两家不通婚不知道吗?

要单看《杨家将》故事里的桥段,潘仁美这人,自然是谁见谁恨:把杨老令公和五千大宋儿郎坑进死地的是他,捎带手害死杨七郎的也是他,罗织罪名让杨家将流血流泪的还是他,啥事不干就会祸国殃民的更是他。基本就是历代奸人集合体,谁看了都得恨不得冲过去咬两口,怎么恨都不奇怪。

▵杨业

▵潘美

那么历史上的潘仁美,也有这么坏吗?

潘仁美的历史原型,正是宋初开国名将潘美。而对照他的真实人生,再看看《杨家将》的桥段,却也直让人生出一声叹息:和野史较真,你就输了。

炎宋誓吞幽燕志,先胜后败困危局

潘美,大宋开国功臣,一生战功赫赫。以《宋史》评价说:平岭表、定江南、征太原、镇北。可谓战功彪炳,戎马一生。

以《杨家将》故事里的话说,潘仁美,也就是潘美,就是因为仗着战功彪炳,因而妒忌扶摇直上的后辈杨业,从此一念生万恶做,演出种种惨剧。

但放真实历史说,大宋开国功臣潘美与北汉降臣杨业的差距,就好比二战时美国五星上将与普通少将之间的差别。妒忌杨业?真妒忌不着!

但是那场造成杨业殉国的陈家谷血战,历史上确实存在,但所谓潘美害死杨业的说法,真相究竟如何?

这还要从雍熙北伐说起,宋太宗雍熙年间,太宗皇帝风闻辽国内部女主当国宠信用事,便组织起三路大军出征北伐,意图收复燕云十六州,东路军——命天平军节度使曹彬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河阳三城节度使崔彦进为副,内客省使郭守文为都监。

另派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彰化军节度使米信为幽州西北道行营马步军都部署。曹彬部与米信部同出雄州,直取新城(今河北新城东南)、涿州(今河北涿州);中路军赵光义命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静难军节度使田重进为定州路行营马步军都部署。中路军自定州北上,出飞狐口(今河北涞源)攻辽;西路军命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云、应、朔诸州行营马步军都部署,云州观察使杨业为副,西上閤门使王侁及军器库使、顺州团练使刘文裕为都监。出雁门关,直取辽境云州(今山西大同),与中路田重进汇合,然后挥兵东进,从北面会攻幽州。

宋军这次出征,全军在三十万人以上,尤其是作为主力的曹彬和田重进两路,部队总兵力在二十万人以上,一开始仗打的很顺利,宋军连战连捷,曹彬率领着十余万人的主力军团大踏步的接近幽云十六州的主城幽州,潘美杨业的西路军也凭借着锐利的兵锋,很快占领了寰、朔州、应州、云州四州之地。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式向发展,但就在这时,辽国名将耶律休哥出袭,并且派兵截断了曹彬主力的粮道,宋军断了粮草只好撤军,远在开封的宋太宗皇帝要求曹兵将主力兵马和米信部合并,两军兵行一处,将打一家,但是曹彬手下的大兵们却不干,众将纷纷建言,有五十天粮草便可大破契丹军队,我们是主力,为什么要给别人打下手?

忠厚的曹彬看部下群情激奋,便答应了请求,带了五十天粮草再次攻入辽国境内,刚行军到涿州境内,探马来报说辽国萧太后带领二十万兵马御驾亲征,曹彬闻报大惊,连忙命令大军再次撤退,这时天也下起雨来,始终游弋在前线的耶律休哥像一个瞅准了猎物的老鹰一样,催起本部兵马立刻对已经师老兵疲的宋军主力展开追击,两军在岐沟关白沟河一线大战,宋军在被自己玩残的情况下又在华北大平原上连续急行军了近二十天,被辽军咬住之时已是强弩之末,于是这场在一开场就不公平的决战爆发,宋军大败亏输,阵亡数万人,耶律休哥在击溃了东路军主力后把目光转向田重进的中路军和潘美杨业的西路军,田重进倒是个妙人,一见情势不对已经把部队撤回了国内。

这样,裸露在数十万辽国铁骑面前的只剩下潘美杨业的这几万西路军,此时开封城里的大宋天子赵光义已经得知了东路军兵败的消息,他立刻下令西路军撤回国内,但是他给了潘美和杨业一个附加任务,把占领的四州之地的百姓带回到宋朝。

把四州之地的百姓带回到宋朝?这在战场形势瞬息万变的情况下是个非常高难度的任务,宋军在广大的作战区域内除西路军之外已无可战之兵,而民众的撤退速度简直可以用乌龟爬来形容,无疑会大大拖慢宋军的回撤速度。

君候悲恸日,陈家谷口夜鏖兵

接到命令的西路军主帅们这下呆了,皇上给了这么个任务,宋史杨业列传中这样记载当时的场景:业谓美等曰:“今辽兵益盛,不可与战。朝廷止令取数州之民,但领兵出大石路,先遣人密告云、朔州守将,俟大军离代州日,令云州之众先出。我师次应州,契丹必来拒,即令朔州民出城,直入石碣谷。遣强弩千人列于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保万全矣。”

这话的意思是,辽军势大,朝廷已有诏命,不如我们就交替掩护后撤,这样起码能够掩护三州之众后撤,杨业的这条计策可以说是当时为可行的一种方法,但是监军王侁说话了: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但趋雁门北川中,鼓行而往。君侯素号,今见敌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这句话一说出来就是在怀疑杨业对于宋朝朝廷的忠诚性,王侁的神色变幻,杨业看到了他入宋以来怕见到的表情,敌视加轻蔑,更听到了他一生中怕听到的字眼——失败?你不是将军吗?领兵数万,只想着逃跑,你不是要叛变投敌吧!

君候在边境上号称杨,今天却畏敌如虎,巧言避战,难不成你还想叛逃投降吗?杨业被王侁这话一激,便慷慨而言:我并非怕死,只是怕突然增加士卒伤亡,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我先率军死战,在诸公之先!

杨业临行前突然转向了这7年来的老搭档潘美——这次我败定了,我是个降将,早就该死,主上反而让我统兵,今天我就以死战报答。只是,你能在陈家谷两侧埋伏下弓箭手吗?我败下来的时候,如果没有接应,就全军覆没了。

潘美和王侁当场答应,并且立即行动,杨业率兵北上主动攻击耶律斜轸,潘美和王侁在陈家谷口亲自率兵伏击。但是从当天凌晨的寅时,一直等到了上午的巳时,杨业一直踪影不见。当时西路军全军将士都说奇迹再次发生了,将军已经胜利,正在一路强攻,追击耶律斜轸!要不然,该败早就败下来了。

于是,在监军大人的力主之下,潘美的意志再次被绑架,率领军队前去争功,往前打了一段却发现辽军兵力越来越多,急忙后撤,而当奋力抗敌的杨业且战且走行至陈家谷之时,宋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将军此时悲愤异常,但是也只得继续浴血拼杀,没过多久,他被耶律休哥的手下名将耶律斜轸包围在了狼牙村,杨业带着自己的儿子杨延玉奋力死战!

史载:业力战,自午至暮,果至谷口。望见无人,即拊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业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遂为契丹所擒,其子延玉亦没焉。业因太息曰:“上遇我厚,期讨贼扞边以报,而反为奸臣所迫,致王师败绩,何面目求活耶!”乃不食,三日死。

至此,杨业英勇奋战身亡殉国,并被辽国人传首边境,用以炫耀武力。

这就是当年陈家谷之战的真相,杨业被监军逼入绝境,不得不死战,在死战退至约定的陈家谷时,监军大人已经带人跑了,作为全军主帅的潘美在这场局部的陈家谷之战中成为一个被绑架的主帅,但是之后的千百年,潘美却成为害死杨业的白脸奸贼形象,罪魁祸首王侁却被后世慢慢遗忘,平静的呆在历史的尘封里,这对于潘美而言是莫大的不公。

罪魁祸首王侁却被后世慢慢遗忘!

当然,作为后世人我们可以指责潘美为什么不和他的副帅杨业一起违抗监军的意志,但是就当时宋太宗对于宋军的管理体制而言,监军在很多时候是皇帝派驻在军中的代言人,战后盘点时监军大人的报告会让两位将领一起吃瓜落(受牵连),而作为前朝太祖爱将的潘美夹着尾巴做人都还来不及,又怎么有胆量违抗监军的意志,况且杨业还是北汉降将,潘杨二人之间虽然有并肩战斗之情,但是谨慎的潘美却并不愿意为杨业违抗上意。可以说,杨业的遭遇在宋军之中不是孤例,也并不缺乏先例,并且类似的情况在之后大宋帝国的对外战争中一再上演。

这正是: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时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本文作者:我们爱历史(今日头条)Tags:杨业 潘美

本溪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嘉峪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通化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