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春秋·剧本】我们不缺钱{同题异材}

2019/09/14 来源:吉林信息港

导读

摘要:故事梗概:互联网信息化时代,滋生出很多网上的恋情。应该说这些大多是发生在年轻人身上的故事,可是此处却演绎着一对已经过了知天命年龄的人的

摘要:故事梗概:互联网信息化时代,滋生出很多网上的恋情。应该说这些大多是发生在年轻人身上的故事,可是此处却演绎着一对已经过了知天命年龄的人的网恋故事。可谓阳春白雪。我们不缺钱,我们缺的是什么呢?请看电视文学剧本《我们不缺钱》 片名:我们不缺钱
作者:永铭家珍

冬季,一座大桥边,远远看去,两边的灯火犹如两条金黄色的长龙向远处的星空游曳。桥面上琉璃绚烂的灯光下,或三三两两的结伴踱着闲步,或牵手而过一对情侣,镜头推出片名《我们不缺钱》以及演职员表:
出场人物(按先后出场为序,年龄为首次出场年龄)
玲子:女,个子中等,55岁左右,善良温柔,漂亮气质。
英子:女,个子中等,55岁左右,善良,漂亮。
彭宇:男,57岁左右,英子的丈夫。银行干部。儒雅,帅气。
赵兴:男, 5岁左右,玲子的丈夫,帅气,私企干部,不善言语。
花:女, 0岁左右。漂亮,赵兴的情人,
谭昌华:男, 5岁左右,玲子的初恋朋友,警察,英俊。
群众演员:儿子、的士驾驶员、牌友、棋牌室老板、甲、乙女职工营业员、玲子爸爸、玲子妈妈。

玲子边打电话边从桥面上匆匆地步入被波光折射的光照亮的桥裆底下。桥下摇曳晃动的光亮看不清玲子的表情,但从打电话的声音里听得出玲子显得极度的无奈和烦躁。
玲子:“喂,英子,你现在在哪?我在城南大桥底下等你好吗?”
英子正在向桥边走来,口袋里手机响,掏出手机。
英子大声:“为什么要到桥底下?就在桥面上不是很好嘛?”
玲子:“老在桥面上,太招人眼了。”
玲子听到英子的大嗓门,将手机离开耳朵,皱眉。
英子边走边说:“搞得像做地下特工一样!好吧!我马上就到了。”
英子挂掉电话,向桥边走着。
玲子挂掉电话对着手机自言自语:“分贝这么高!耳朵都震聋了,真是!”

化入:桥面上,玲子递给英子五张老人头,英子得意的笑着,玲子朝四周警惕地看着。
玲子:“这是我第七次给你的500元钱,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看你能不能高抬贵手。”
英子:“高抬贵手?当初你和我老公幽会的时候,你对我高抬过贵手吗?”
玲子用手扇自己的脸:“就当我没说。”

画外玲子的声音:真恨不得她死了才好。是让她走在马路上被车子轧死,或是从楼道底下走突然从天而降掉下一个花钵子将她砸死也好。哎,谁让她对我这么狠呢?

化出:桥墩底下。英子来到桥底下。
英子:“钱带来了吗?”
玲子一副乞求的口吻:“英子,我想和你商量一下,这个月先给你两百,因为下个月就要过年了,我的钱实在转不过来,以后再慢慢给你补上行吗?”
英子盛气凌人:“不行!你过年,我不也要过年吗?过年打的麻将要比平时大得多,我的钱也不够用。”
玲子哀怨地:“那你以前没这笔钱你怎么打麻将的呢?你就不能将就一点吗?我又不是不给你,欠条在你手里还怕我不给你?再说了,你们家的条件根本是不会缺我给的这几百元钱的!”
英子咄咄逼人:“我以前和现在怎么打麻将好像与你关系不大吧?我家缺钱不缺钱好像也不是你管的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这是你自找的。今天你不给齐,我马上就到你家去闹,我看你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玲子:“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受商议?哪天惹急了,我豁出去了,我看你哪儿再弄这几百块钱去?”
英子:“你去呀,我才不怕呢!到时出丑的是你,我无所谓的。”
玲子:“你这样跟无赖有什么区别?告诉你,你这是敲诈,是无耻行为。”
英子用手指着玲子的脸:“无耻?那你做那下流事就不无耻?还好意思说别人无耻,无耻的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
玲子用手臂把英子的手挡在一边:“说话归说话,你用手指什么?”
英子走近玲子身边。
英子:“你想打人是吗?”
玲子往后退了两步:“跟你打架?笑话。只是请你说话的时候不要用手指指点点。”
英子用手指着玲子鼻子:“我就用手指,你能把我搬到西边求雨去?”
玲子使劲挥手一档,英子一个趔趄,脚下没站稳,一只脚踩空,往一边倒去,落下河水中。
玲子见英子掉下河水,瞬间楞了一下,伸出手去拉英子,河水已经将英子冲的不见踪影了。
玲子:“救命、救命!”
桥面上车子来往的声音盖住了玲子的喊声。玲子赶紧爬上河坎,折了一根树枝沿着河沿往下追着英子。

英子被玲子挥手使劲一档,脚下没站稳,摔下河里,会游泳的英子由于猝不及防掉下深水被迫喝了几口冷水,听见玲子喊救命却无人理睬,没容自己多想,湍急的河水将英子冲出很远。

玲子顺着河边边跑边喊:“英子——英子——”

画外玲子的声音:都怪我,要是英子真被水淹死了,英子做鬼都不会放过我的,哎,一时冲动害了一条人命,老天啦……
玲子哭喊:“英子——英子——”
英子使劲的在水里划着,听见了玲子的喊声。
英子:“我在这。”
玲子伸出树枝:“快向这边来。”
玲子扶着英子来到桥面上,向一辆的士招手,两人上车。

一栋楼的楼道,英子的家门口。英子冷的浑身颤抖,敲门。
门里边,客厅,长、短一组沙发,对面墙上一个挂壁式的液晶显示屏,室内装潢豪华,彭宇正在看电视。听见敲门声,彭宇起身开门,开门见玲子和英子,英子浑身透湿。
玲子与彭宇目光的对视,
化入英子的回忆。
麻将桌上,牌友欢呼:“呵呵,今天英子难得当一回会计发钱给我们大家。”
英子一摸口袋怔住了。
英子:“各位姐们,英子今天忘了带钱,回去马上就来。老板,替我一下,去去就来。”
棋牌室老板:“好唻。”
英子的家门口。
英子轻轻开门,进来。只见彭宇和玲子两人在沙发上搂抱在一起亲吻。英子圆睁着眼睛愤怒的逼视着玲子和彭宇。
英子嘴唇有点嘟嗦:“你们?”
彭宇见英子进来,怔住了,急忙放开玲子,玲子回头一看,也呆住了,站起来想夺门而逃,英子往门上一靠。
英子冷笑:“就这么走了?不想说点什么吗?”
化出:英子吼道:“还不快滚?”

玲子幽怨的瞟了彭宇一眼,怏怏离去。
夜色中的大街,冷风嗖嗖,玲子抱着双臂走在马路的人行道上。玲子回忆。

化入玲子的回忆。
同年的初夏,晚上,玲子的家。
客厅一个方桌子上面放着碗筷,赵兴出门,玲子收拾碗筷。
玲子跨入房间,一张大床,床头对面,玲子坐到电脑旁,打开电脑,登QQ,一个聊天框弹了出来。
跳出“寂寞的人”的留言:在吗?
玲子:在!
寂寞的人:来我家好吗?
玲子:干嘛?
寂寞的人:不干嘛,来我家玩玩也不行吗?再说了,上次在菜场买菜的时候,英子也认识你了,没关系的。
玲子:好吧。
玲子关电脑,锁门。

玲子来到彭宇家,敲门。
彭宇开门,伸手拉玲子。
玲子对里面看看:“就你一人在家?英子呢!”
彭宇“她去打麻将了,要到夜里12点才回家。”
玲子:“英子每天晚上都去打麻将吗?”
彭宇:“是!”
玲子:“难怪你的网名叫寂寞的人呢。”
彭宇:“呵呵,说来话长,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自从我的女儿到外地工作后,就提前办了退休手续,在家没事闲得慌,就好上了麻将呗,有时日夜的打麻将,真拿她没办法。”
彭宇坐到玲子跟前,紧贴着玲子。
玲子羞涩的低下头,用手摸着沙发。
彭宇:“好像听你说过,你们家那位也好麻将是吧?”
玲子:“唉!单单好麻将倒也没什么,说起他我的心就绞疼!”
彭宇拉着玲子的手:“忘掉这些不愉快吧,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玲子挣脱彭宇的手。
玲子站起身:“不早了,我要走了。”
彭宇一把拽过玲子揽入自己怀中,亲吻,玲子双手抱着彭宇。
英子推门进来,彭宇放开玲子,玲子惊呆,站起想出门,英子靠在门上拦住了。
玲子:“对不起!”
英子:“对不起?这么简单!你就不想为你的行为买单,就这样离开?”
玲子:“那你说怎么办?”
英子:“让我想想。”
玲子和彭宇对视。
英子:“这样吧,正好我打麻将缺钱,你看你能不能赞助一点。”
彭宇:“你……”
英子:“你给我老实点,暂且先在一边呆着,我们俩的帐下来慢慢再算。”
英子不紧不慢的命令着彭宇,彭宇只好呆在一边。
英子:“这样吧,你也挣不到几个钱,算我可怜你,你就每个月抽出伍佰元给我打麻将吧,不过呢你要先打个欠条给我,金额吗,就写两万元吧。你不愿意写欠条也可以,但你的丑闻明天早上你的家人以及你身边的人都会知道,两条路随你选。”
镜头叠接:玲子走在马路上,背后被人指指点点,就是这个女人勾引人家老公,不要脸的贱货。
玲子写欠条。
镜头特写:一张白纸,一行字:今欠英子两万元。
化出:玲子开门,进自己的房间。

玲子躺在床上。
化入回忆。
二十年多前初秋。
单位干鲜柜台里。
职工甲:“花凭什么拿一等奖金?还不是因为她是赵兴的相好!”
职工乙:“这不能怪赵兴,是花太会撩人了,其实这女人之所以撩赵兴,无非是想多拿几个钱,真不要脸,却把个老实的赵兴撩得神魂颠倒。”
玲子来到柜台里,甲乙两人见玲子来了,伸了伸舌头。

晚上玲子的家。进门堂间兼厨房,过道直通房间,一张双人床,床边靠窗一个写字台,写字台上一个小闹钟。
堂间,玲子喂儿子吃饭,赵兴坐在桌子上吃饭。
玲子:“赵兴,你在单位是一把手,大小是个头头,不要把话给人讲。”
赵兴:“我有什么话给人讲啦?”
玲子:“无风不起浪,你还是注意点为好。特别是不要和花那种人太黏糊了。”
赵兴:“你说什么呢?男女在一起工作,不能不说话吧?不要听那些人嚼舌头!”
玲子想说什么,忍住了。

床上,赵兴和玲子背心相对。两人都睡去。
床上,玲子一人睡在床上,玲子醒来,伸手摸赵兴睡的地方,没人,看闹钟,四点半。
玲子穿衣。出门。
远远的一幕映入玲子的眼帘:赵兴和花拥抱在一起!玲子一下子瘫倒在地。

玲子回到家中,理着几件换洗衣服,忽然又放下手中的衣服:
画外玲子的声音:不,我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离开,我要问他为什么?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是不是我对他关心不够?还是我做错了什么?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为什么呀?

晚上,玲子将饭菜端上桌子。坐在一边抹着眼泪。
赵兴:“怎么不吃饭?”
玲子:“你说呢”
赵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不舒服呀?”
玲子:“你真会装。”
赵兴蒋琬狠狠地摔在地上:“你还要不要我安生了?工作这么累,很多事都要我烦神。别人乱说,你也不相信我。”
玲子:“是我不相信你了?难道这都是人家造你的谣?俗话说无风不起浪,你没那回事,人家会吃饱了撑的,尽瞎说是吧?那我亲眼看到的,你又怎样解释?”
赵兴:“你跟踪我?好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赵兴说完“砰”的一声带上大门转身而去。

天黑了,赵兴还没回来。
玲子摸黑来到单位,赵兴蜷缩在办公室的桌子上,
玲子:“在这睡冻了怎么办?”
赵兴起身没说话,径直回家。

两天后。玲子的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玲子正在做账。
谭昌华:“玲子,你好!”
玲子:“你是?哦,谭昌华?”
谭昌华:“嗯,不认识了?”
玲子:“天啦,你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你这几年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啊?你现在在哪儿工作?在哪儿住?”
谭昌华微微一笑:“一句话两句话说不完。”
玲子: 我马上就要下班了,你中午到我家吃饭好吗?”
谭昌华:“好啊,你不请我我也要去你家吃这顿饭呢,呵呵!”
玲子“你稍坐一会,我马上就弄好了。”
谭昌华:“不急。”

玲子的家。
玲子:“小谭,你喝酒吗?”
谭昌华:“喝一点。”
玲子:“我炒两个菜,等会我家赵兴回来陪你喝!”
谭昌华:“你家人和你在一个单位是吗?”
玲子:“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谭昌华:“你以为我们没有联系了我就不知道你的情况啦?呵呵,我可是侦察兵出身哟。”
玲子笑:“我还当你人间蒸发了呢!”
谭昌华:“说实话,当知道你已经成家后,本不想再来打扰你,但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想来看看你我才放心似的,你现在还好吗?”
玲子炒菜,听见谭昌华说的话,顿了一下。
谭昌华:“我在问你话呢!”
玲子眼里溢出泪水背对着谭昌华:“哦,我还好。”
谭昌华:“哦,那就好。”

共 712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曾经被丈夫的小三,夺取爱情和幸福的玲子,又成了别人的小三,由一个受害者,变成了一个害人者。玲子的事败露以后,受害人英子,以要钱的方式来复仇。在一次意外中,英子落水,玲子竭尽全力救了英子。这个意外事件,震醒了三个人,都各自回到自己在生活中应该扮演角色。玲子的善良感动了英子,英子退还了玲子的钱,一句话“我们不缺钱”,是画龙点睛之笔,把情节推向高潮。英子不缺钱,为什么还向玲子要钱?她缺的是什么呢?读者看完剧本后,自会找到答案。本剧,语言流畅,结构紧凑,情节生动。有浓郁的生活气息。主题紧跟时代的步伐。反映的是如今人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日趋严重的,令人困惑的,有很大争议和分歧的问题。作者通过剧本,表明了一个积极向上的态度。很有现实意义和教育意义。推荐欣赏。【编辑:北极主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052 】
1 楼 文友: 201 -04-04 22:2 :24 受害的人,用同样的方法,去害其他无辜的人,是人类的悲哀。将扭曲人的心灵,让邪恶的风气,愈演愈烈,充斥整个世界!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4-04 2 :07:05 感谢北极老师的精彩点评和真诚的鼓励,送上诚挚的问候。北极老师,编辑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 -04-05 20: 8:06 看了家珍由小说改成的剧本(同题异材)《我们不缺钱》,很是羡慕、钦佩。家珍非常了得!欣赏学习了!
问候家珍!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4-05 21:21:24 谢谢田老师的鼓励,问好田老师。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出行必备的常用药品
小儿厌食的各种表现
动脉硬化不能多吃什么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