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朱莉娅罗伯茨我一点不丑快乐就是宿命图石

2019-01-14 10:53:47

  朱莉娅罗伯茨:我一点不丑!快乐就是宿命(图)

  朱莉娅-罗伯茨展露自信笑容

  朱莉娅罗伯茨长裙优雅

  朱莉娅罗伯茨小鸟依人

  大嘴美女朱莉娅-罗伯茨复出了!好莱坞“一姐”的回归之作《美食、祈祷和爱情》大热银幕之外,她还成为化妆品牌的全球形象代言人,生平次代言化妆品牌。本期ELLE邀请三位知名摄影师TomMunro、AlexeiHay、CarterSmith分别以“美食”、“祈祷”和“恋爱”为主题进行了拍摄,展现“一姐”作为一个成熟女性云淡风轻、笑看人生的魅力和自信。

  “我一点都不丑!”

  女明星访问的失败教训条:永远不要说她在某部影片中的造型“不好看”。

  “在《致命化身》(MaryReilly)中,你是故意把自己往丑里整的吗?”采访刚开始时,我向朱莉娅-罗伯茨发问。在史蒂文-弗里尔斯执导的那部影片中,她以女仆造型出镜,似乎完全不在意破坏形象。

  “你非常勇敢。”我补充道,“少有女演员会像你这般不惜牺牲美貌。”

  罗伯茨的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这位兰蔻代言人完美无瑕的肌肤上,竟泛起了淡淡的红潮。隔着一张饭桌,罗伯茨紧盯着我的眼睛。

  “我看上去并不丑!”她说。

  稍作停顿,她重复了一遍,“一点都不丑!”即使这样

  女明星访问的失败教训第二条:为你的提问做足功课。如果你想在采访中提到某部电影,事先看一遍。

  后来,我逐帧检索了《致命化身》的DVD,发现她的鼻子根本没动过,与平时一个模样。处于女仆身份的需要,她的面容未经修饰,但其程度不过就是**妆!

  罗伯茨说:“我从未料到有人会觉得我丑。但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是什么意思?有话快说。”

  我根本无话可说。

  此时,罗伯茨爆发出一阵大笑。那是她的招牌式大笑,浑厚有力的笑声,喜气洋洋中带着一股自娱自乐的调侃劲儿。这轰笑声说明,我那喋喋不休、鲁莽无礼的提问,并未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这时,一条短信结束了这段尴尬。短信来自罗伯茨的摄像师丈夫DannyModer,两人于2000年在拍摄《危险情人》时相识,并闪电结婚。五年前生下龙凤胎夏素和宾尼斯之后,夫妻俩前年又添了小儿子亨利。“孩子是他的宝。”她一边看短信,一边喃喃自语,“我们多么幸运啊!我们这么相爱,我们的爱,又化作三个爱情的结晶。”

  她大声地念出了短信的内容:“得知你的一天这样度过,我很遗憾。真希望我能在你身边。”

  “你们夫妻俩老这么互发短信?”我问。

  “不,通常我们都是肢体上亲热。”她回答,“只不过现在他在多伦多拍片。”

  “我不懂得表演技巧”

  从1990年的《风月俏佳人》一炮而红至今,罗伯茨成却被一个火灾当中抱错的婴儿抢走名已有20个年头。能够在美女如过江之鲫的好莱坞占有一山与水席之地,哪怕是处于半退隐状态依然是公认的“一姐”,汽车洗车液厂家罗伯茨是一个异数。更令人诧异的是,罗伯茨没有正儿八经学过表演——尽管她的父母都是表演爱好者,曾经还在亚特兰大经营过一个表演工作室。

  “我不懂得表演技巧。”她说,“没有什么比一群演员坐在一起谈演技更无聊了!”她说,这么些年来,电影镜头在她身上捕捉到的,只是“快乐的宿命沟槽式HDPE超静音排水管”。

  的确,有些女明星是女神,需要被放在神坛上膜拜。“罗伯茨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明星,人们愿意看到自己的梦想在她的身上获得实现。她身上有一种令人感到安全的神奇力量,以至于人们心甘情愿地去爱护她,无怨无悔地跟随她进入任何一个电影故事中。”《美食、祈祷和恋爱》(EatPrayLove)的导演瑞恩-墨菲如此评价她。

  《美食、祈祷和恋爱》根据美国畅销书女作家伊丽莎白-吉尔伯的同名小说改编,小说曾创下过850万册的全球销售纪录,讲述了一个女人在历经了物质与婚姻的重创后,如何在意大利、印度、印尼三个国家,分别用美味料理、冥想灵修和一段浪漫的恋情,重新寻到生命的原动力。片中,与她演对手戏的是“西班牙情人”哈维尔-巴登。按剧本要求,巴登要在片中说一口巴西口音,罗伯茨想方设法地帮助他。

  “她的幽默感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巴登说,“她觉得我的发音很滑稽,比如我念‘enlightenemente’的方式,她会一整天都拿这个词来取笑我。开起玩笑来,她分寸拿捏得很好,你能从她的玩笑中感受到她对你的关心,也不会因为过于严肃让你觉得没面子。”

  作为“报复”,巴登老是模仿阿尔-帕西诺的样子去“勾引”罗伯茨,每次都惹得她哈哈大笑。

  不少曾经与罗伯茨合作过的一线男星,都认为她的性格中有非常阳刚的部分,特别擅长跟男性打成一片。她懂得男人开玩笑的方式,因此相处起来就像一个关系很好的“女哥们”,不会有“与女人相处”的心理负担。

  比如在《查理的战争》片场,汤姆-汉克斯喜欢文绉绉地引用马龙-白兰度的话

朱莉娅罗伯茨我一点不丑快乐就是宿命图石

。罗伯茨总是一边织毛衣,一边说:“得了!你直接说吧,要我怎么做,我照做就是了。”

  在拍摄《十二罗汉》时,罗伯茨经常沦为众男星们的“攻击对象”。“那些捣蛋鬼!”她笑着抱怨说,“他们总欺负我,因为我是片场的女孩。有一天,乔治-克鲁尼把几盆巨大的植物放在我的房门口,导致我出不了门。守时可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美德啊!”

  摄影:TomMunro、AlexeiHay、CarterSmith形象:JOEZEE采访:WILLBLYTHE尼龙输送带编译:V:CLAIR

河北延时喷剂生产厂家
天津特种橡胶板
宜昌自由行攻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