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山水暗香红娘阁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吉林信息港

导读

说无论弋壁荒滩,抑或翰海沙漠。都要去找到她,那么,能否?让我一路相随?  ——题记    一、红娘    梅花开了,淡淡的花香冲盈了整个红娘

说无论弋壁荒滩,抑或翰海沙漠。都要去找到她,那么,能否?让我一路相随?  ——题记    一、红娘    梅花开了,淡淡的花香冲盈了整个红娘阁。  “哗”一阵风吹过,贯穿了整个黑暗的厅堂,舞得帘子飒飒作响,随风夹杂着丝丝飘雪,打在黑暗中的人影上。  红娘阁的主人,薜红娘冷得瑟瑟的抖,却固执的不肯去关那扇永远开着的门。  裹着被子,女子赤脚踩在地上,玉足早已泛红,她犹不肯动。  “叮……铛……叮……”屋梁上悬着的月白色的风铃响起,煞是好听,却无人静下心来听听这悦耳的天簌。风铃上那个瓷制的“恋”字亮得刺眼。  “啪!”薜红娘眼里闪过冷冽的寒光。  恋字破,银线缠,音,却依旧清脆,嘲笑着它和她的脆弱。  无人听,何必留?  被子滑落在地,被下,鲜艳而阴骘的红衣,衣纹繁复却质地凉薄。  “唰!”一道明黄的火焰燃起,女子伸出纤细的手指,企图触摸这跳跃着的抖动如绸的精灵。  空气里弥漫着指甲烧焦的气味。  “既不能伴我朝夕,为何还要带我离开?”薜红娘岔岔不已。  两年了,这梅开了两季,雪却从未从她的心底离去过。  两年前,那个开着梅花,雪落飘香的季节,他离去,他说,无论弋壁荒滩,抑或翰海沙漠。他都要去找他口中明眸皓齿,巧笑倩兮的女子。  于是她再没见过他。  “你们全都不要我了么?”红衣黑发的女子喃喃自语,旋即,变得凌厉“你们不要我了。那么,我也全都不要了呢!谁都不要了!”  舌尖舔舐着指尖,指尖上遍布着绽开的烧伤的痕迹,漆黑而麻木。  两年的等待,两年黑暗里的辗转,将她心底的伤一次次揭起,痛得她快不能呼吸。  两年,将她所有的柔情蜜意,将她所有的温润谦逊消磨掉,如今,只剩被抛弃下的恨与怨。    二、血殇    暗夜,鲜血,相映成画,只有诡异与森然。  薜成庆沿着血路一步步踩着青石阶,清森的夜里只有“嗒嗒”的脚步声,遥远的地方,似传来更夫的嗓音,“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沉闷而厚重。  血,嘠然而止,柴房门将血路斩断。门的后面是什么,谁也不知道,除了凶手。  “啪!”一脚踹过去,“哐当!“陈旧而幽黄的铁锁固若金汤。  薜成庆皱眉,转身,匆匆离去。  没多久,薜成庆又来到柴房,身后跟着一位瘦高的男子。  男子姓李,四十来岁,精瘦干练,在这薜家当管家已有很多年了,他面上有掩不住的疑惑。  从兜里拿出钥匙,开了门。  “唔!”纵使见惯了风雨的李管家也忍不住一阵干呕。  后面跟来的一众家人,也是恶心不止,更有甚着,几位胆小的女眷已经晕了过去。  薜成庆面色铁青的看着里面。  里面,白日里还和大家有说有笑的庆拂嫂被人吊在里面,一层头皮已掀去,眼珠子瞪了出来,死不瞑目。袖管外露出的手,只剩森森白骨,臂骨已节节断裂。  白色的亚麻布上,鲜血殷殷的写着,“爹爹,漪儿回来了!”  有人大呼“几年前,那个死得不明不白的二小姐薜红漪回来复仇了!”  薜成庆却明白,漪儿,不是红漪。  远远的屋顶,漆黑的眼眸在冷冷观望。  “红娘,来,我煮了你吃的糖水莲子。”庆拂嫂亲切的话语犹在耳边,谁也未曾想,那里面,是怎样的恶毒。  薜红娘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三、捕快    每个家庭似乎总有些叽叽喳喳的多嘴喜雀。  薜家也不能例外,原本,薜成庆严令禁止将此事宣扬出去,可还是传了出去。  尽责的捕快很快就来了,为头的是个方方正正的青年,青年是泰成县的总捕头,柳明轩。为人刚正。长的很清秀,一双虎目却不怒自威。  “薜老爷,这事关系到死去的令爱的名声,还请协助我们尽快破了这案子,还令千金一个清白。”柳明轩听着薜成庆晦涩简略的诉说,心里一阵不解。  “柳捕头,这定然不是什么鬼魂。那些市井之民的无稽之言,你自然不会当真。“薜成庆浅浅一笑,转头看向一旁开妖娆的胡姬花,记的那个红装的丫头这花了。  “呵!薜老爷,我不过也是个庸人,若是破不了案,我可不保证不会听众人的说法!为了以示威严,到时候我们对令爱的遗体做些什么,可不要来说什么死者为大了!”柳明轩若无其事的说着。  “你……”薜成庆无可奈何,一边是红漪,一边是红娘,他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柳明轩不语,侧过脸饶有兴趣地看着薜成庆为难的脸。“何况,薜老爷,我也不想和您为难。”  “我知道的也不多!”薜成庆斟酌着用词。  “没事,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听您家佣人说过。只要我问一个,您答一个就好。“柳明轩轻笑着。  “你二女儿薜红漪是怎么死的。“  “病死的,她从小患了心疾。”  “这?我听你家仆人说,二小姐平日里活蹦乱跳的!”  “她只是不能习武,一但内力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诱发心疾,她背着我偷偷习武。”  “她不知道?”  “我怕她难过没告诉过她。”  “怎么不见你另两位千金呢?”  “唉!”薜成庆叹了口气,“这是家丑!还请柳捕头代为隐瞒!”  “嗯!”柳明轩点头。  “我大女儿红恋,她爱上了一个江湖剑客,我极力反对下,她离家出走了。是我教女无方啊!”  柳明轩一阵尴尬,“不好意思,是在下冒昧了,那另一个呢?”  “红娘她,两年前,留了信,说要去敦煌玩。”薜成庆一脸无奈与难过。  “令千金只是贪玩,很快会回来的。”柳明轩安慰道。“平日里,庆拂嫂,或是薜家可与人结怨?”  “没,我们薜家一向极少与外人相处,怎会结怨?庆拂嫂为人一向和蔼,更不会得罪人了。”薜成庆回答得很肯定。  “嗯!那今天就到这了,下次再打搅了。”柳明轩看看渐落的日头,向薜成庆告辞。  “柳捕头走好!”成庆微微点头。看着柳明轩离去。  好在,极少有人知道,红娘曾叫翊漪,段翊漪,昔日里辉煌一时的沉樱阁阁主,段辰拓的的女儿。  只是后来,段翊漪无故失踪,段辰拓一昧寻找女儿,才让靖翎楼有机可趁,偷袭成功,从此,江湖上再也没了这个显赫的组织,谁也未曾想,失踪了十多年的沉樱阁少阁主,竟成了一个商贾的女儿。    四、盗宝者    楚玉楼,泰成县的秦楼楚馆,暖阁内,陆佐霖冷眼看着战战兢兢的在地上跪着的两名下属。  “蠢货!”陆佐霖头痛不已,他怎么带了这么两个笨蛋出来。“杀了庆拂嫂,薜成庆日后自会多加提防,我们还怎么下手?”  陆佐霖一想起陆佐暝那嚣张的的嘴脸心里就恨,凤凰鼓如今已是他的希望了。  岭川陆家,一个沿续了近千年的世代的盗宝者家族,江湖上曾有言,没有他们进不了的墓,没有他们盗不了的宝。  无奈,再厉害的人也有失手的时候,陆家前一任家主,在永凌王墓穴寻找凤凰鼓的时候,中了机关,命丧古墓。  据说,他临死前留下了一份墓内机关图。  凤凰鼓,是永凌王为他宠爱的妃嫔笑姬做的一个极尽奢华的鼓,说它镶金戴玉已是不够,不说那几颗来自深海的鲛人泪珍珠,就整个鼓面装饰用的几十片玳瑁便已价值连城。  现任家长正是陆佐霖与陆佐暝的母亲陆倾城。  前段日子,陆佐霖违犯家规,私自前往永凌王墓,想要盗得凤凰鼓,来为将来争夺家主之位,多握些筹码。  半路便被陆倾城轻自率人抓了回来,晓以其中厉害,关了一周的禁闭。  陆佐霖的声望在长老中,自然大打折扣。  此次查到那张机关图正在薜成庆手中,为怕弟弟得到先机,他匆匆赶来,想要拿来到图纸。  无奈,这两个笨蛋却失手了,不但没拿到图纸还惊动了薜成庆。  “滚!”陆佐霖将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滚烫的茶水溅了两名下属一身,两人吭都不敢吭一声,匆匆下离开。  没多久,一名女子扭着腰,风情万种的进来,陆佐霖猥亵的笑着,揽过女子……    五、误明    漆黑的夜,两道黑暗的人影掠进薜宅暂时的停尸房里。  其中一人在庆拂嫂的尸身前,仔细检查。没多久,便停了下来。  “是么?”一道声音响起。  “唉!”另一人叹了口气,“那丫头,如今怎么变得如此心狠手辣啊!”  “……”询问者没说什么,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们走吧!”  两人又匆匆离开。  第二天,天微明,柳明轩便来到了薜府。  “薜老爷,段翊漪近来可好啊?”柳明轩看着还略带困意的薜成庆。  “这……”薜成庆一惊,困意全无,“我不认得什么段翊漪。柳捕头怕是问错人了吧!”  “是认错了人嘛?”柳明轩的语气变得很冷。“那薜红娘总该认得吧!”  “你怎么知道的?”薜成庆知道没法再否认下去,却不解。  “十多年前与你一同救出那十个孩子的普惠大师,正是家师,在下正巧与他说起此事。”柳明轩抱拳,“在下很钦佩薛大侠当年的义举,但如今,当年的孤女已走上邪道,还请薛大侠分清公私。”  “你确定杀了庆拂的是那丫头么?”薜成庆神色凝重。  “折断庆拂骨头的是采歆宫独门的折梅手,而令爱两年前离开后并不是去了敦煌,而是在采韵宫的红娘阁里居住了两年。而且,有人看见令爱来了泰成县,在薜宅附近逗留过。不知这些证据够了么?”柳明轩敛眉,恭敬的回答。  “那由得你吧!”薜成庆摆摆手,转身,不再理睬柳明轩。  柳明轩知趣地离开。  没过几日柳明轩心烦了起来,分明查到了凶手,却不知该怎么抓她,没人知道她在哪,案子陷进了僵局。    六、红恋    遥远的关外,黄沙漫漫,沧桑的古道上,着黄袍的女子面有不快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两人疆持。  “雨,你到底要怎样?”女子无奈的打破疆局。  “我带你走,好不好?红恋?”林粟雨牵着薜红恋的手,面有不甘地说着奢求的话语。  “雨,我跟你说过了,我不会跟你走的,我现在已经嫁人了,他对我很好!”薜红恋冷冷的撇过他的手“别人看见了不好。”  “他对你好!我就不对你好么?”林粟雨骤然暴怒,转即哀伤,“红恋,你是爱我的,不是么?不然当初,你不会离家出走了。为什么不跟我走呢?我不会再乎你已经嫁人的事的。”  “当初离家不是因为爱你。雨,对不起,那不是爱情,只是一种倾慕,当时父亲不准我习武,那天,你从屋檐上掠过,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么?”薜红恋平静的说着冷漠的话语,“后来,我在想,那个时候不管是谁,我都会误以为是所谓的爱情的,只是如今,我已长大,懂了什么是真正的爱。不会再做那样的傻事了。”  “你真的不曾爱过我么?”林粟雨面有颓靡。  “恩!”  “那,你还会回中原么?”林栗雨只想此去不再是永不见。  “过些日子,我打算回去看一下爹爹。”想起那个和蔼的父亲,薜红恋嘴漾起一丝笑,转即哀伤,自己似乎太伤他了啊!“我会和我丈夫一起去。”  “那,我……”林栗雨不知怎么说下去,本来,他想是陪她一起去了,如今似乎多余了。“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薛红恋微微一笑,向林栗雨告别!  林栗雨转身,离去,不再回头,怕眼里的泪被她看见。他找了她两年,却未曾想,找到后,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七、情恨    冷夜,清风,薜宅后院,薜成庆见到了两年未见的女儿,脸上却无欢喜。  薜红娘手中执刀,清风撩起她猎猎红袍,冷冽,嗜血。  “红娘,你变了。”薜成庆看着女儿,眼里有痛惜。  薜红娘执刀的手依旧笔挺有力,“你已不是我心中的父,怎能奢求,我还是那个我?”  薜成庆不懂,真的不懂,却也没问。只说“庆拂是你杀的么?”  薜红娘看着薜成庆的眼神里有恨,“我很希望能亲手杀了她,可惜,我来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我只能折磨她的尸体,来泄愤。”  “那,她是谁杀的?”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想杀了你。”薜红娘的刀横向胸前,左脚向前跨了一步。  “为什么恨?”薜成庆看得到她眼里浓郁的恨意。  薜红娘一震,恨意愈浓,脚步一滞,猛然更快,刀在笔直的剌进心脏前一撇,离了心脏两寸,并不致命。  薜成庆没躲,到地,昏了过去。  薜红娘明知道,在这后院,是极少有人来的,薜成庆这么躺上一夜,活着的几率,几乎没有。  转身,离去,肩膀的微微抖动,几乎不可见,心里,那连她自已也控制不住的地方,有太多的希冀。  红娘阁,有着“恋”字的月白色风铃依旧孤单的躺在地上。  薜红娘红衣上几处红到滴血,那是一个她曾经以为是至亲的人的血。  突然,疯了似的,想要将那个摔碎的风铃修补好,却无可奈何,碎的终是碎的。  她徒劳的拼凑着,直到瓷制的碎片划破了她的手,流下殷红的血。 共 1077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那些习惯或许形成男性不育
昆明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病到哪个医院
标签

上一页:老房子10

下一页:黄昏9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