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梁朝伟为什么会给一部二次元电影点赞

2019/07/14 来源:吉林信息港

导读

梁朝伟为什么会给一部“二次元电影”点赞?阅读,只需一秒。精彩,尽在掌握!昨天,相信所有人都被梁朝伟那篇名为《听见流星的声音》的“影评”给

梁朝伟为什么会给一部“二次元电影”点赞?

阅读,只需一秒。精彩,尽在掌握!昨天,相信所有人都被梁朝伟那篇名为《听见流星的声音》的“影评”给刷了屏.撇开影帝的文笔和情怀,我们想跟你聊的是伟仔在文... 昨天,相信所有人都被梁朝伟那篇名为《听见流星的声音》的“影评”给刷了屏。撇开影帝的文笔和情怀,我们想跟你聊的是伟仔在文中提到的男演员染谷将太。我近在家里看了很多日本电影,尤其是染谷将太主演的几部电影我很喜欢。……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和染谷将太有些相似,懵懂的样子在无形中化解了故事本身的压力,令到观影过程也变得轻松愉悦起来。——梁朝伟《听见流星的声音》这就是那个梁朝伟眼中的“懵懂男孩”染谷将太92年出生,虽然不是时下流行的鲜肉美男,却有一张标准的日系小生面孔,早在2011年就凭《庸才》斩获了威尼斯电影节新人奖。去年,他主演的漫画改编电影《寄生兽》在亚洲影坛大热,梁朝伟想必早已观摩。那么,这部影帝的心头好是一部怎样的电影?我只是一条分割线右手,母性,寄生兽撰文|汤祯兆回望2014年上映的日本电影,如暑期连续公映的两部《浪客剑心》,颇具野心的委实不少。如今,畅销漫画已成为日本电影的重要素材。科幻漫画经典《寄生兽》也在去年底和今年五月接连上映了两部,气势上的铺排来得更为张扬、明确,反映出幕后团队的坚定态度。《寄生兽》的电影路岩明均创作于20世纪90年代的漫画名着《寄生兽》,不少中文读者也都经由各种途径有过手的阅读经验,对其中荒诞不已且惊恐难测的世界,应该是印象难忘。事实上,《寄》自刊行后便被誉为一代名作,翻拍电影的传闻早已不绝于耳。早在2005年,好莱坞新线电影公司便抢先购入其版权,但讽刺的是,就在众人都以为《寄》将成为日本文化海外输出的又一重要例证之际,新线方面却始终没有实际行动。终,改编合约在2013年过期作废,其电影版权重又回到市场。于是才有了如今这两集真人版电影。《寄生兽》漫画封面那么,出版至今已近二十年的《寄》,其焦点究竟又体现在那方面呢?尤其,多数科幻作品都必须紧扣时代背景,一旦时间上出现较大隔阂,科技文明的背景设定便会因此发生变化,从而给人留下落伍的过时感。自然,《寄》可被归入曾经末日论背景下的作品,其吃人场面在当初固然有其震慑力,但放在当下的观众面前,其刺激程度早已见怪不怪。但我恰恰以为这反而是更合适的时机,反而能让观众避开官能刺激之左右,更地进入《寄》宏大的人文精神世界。我只是一条分割线对母性力量的坚持在我看来,电影《寄》的改编大体上遵从了这样一条路线:突出母性力量这一主题,从而令影像世界变得更为统一、有机。于是在主角新一的处理上,电影大刀阔斧删去了原着中父亲一角,改为母子相依为命的设定。而且,原本母亲是在旅行时被寄生兽袭击而丧失肉身,但电影对此大幅改编。由余贵美子饰演的母亲凑巧遇上了本该被新一和“阿右”消灭的敌人A,不幸被其附体。此后,化身为母亲的A向新一复仇,刺穿其心脏。结果,原着中“母亲”被另一寄生兽“夏巴”所灭的情节,到电影里改为由新一手刃仇人A(即“母亲”)的高潮戏——讽刺的是,新一为母亲复仇的实践,正是以将寄生在母亲肉体上的A消灭作为手段,复仇与弑母之间划上了等号。电影版将焦点放在了母子关系上,这当然并非是导演凭空捏造的想像,而应被看作是他理解消化原着后,认定值得强化、突出的焦点所在。事实上,电影版在影像处理上也始终针对母性的变型及转化来做文章。新一小的时候,母亲为保护他,自己的右手被严重灼伤,留下难以抹除的疤痕。电影中多次强调,因为自责,新一始终无法面对母亲右手的伤痕。有趣的是,寄生兽“阿右”入侵新一身体时,终也停留在他的右手。事实上,岩明均在原着中就对“右手”用心经营。例如寄生兽阵营中的重要成员后藤,其右手上同样驻扎着寄生兽“三木”(日语中,“三木”、“阿右”发音相同),而另一重要角色杀人魔“浦上”,也同样是以右手持利刃不断杀戳甚至肢解他人。由此可见,作者对右手的隐喻处理乃明确清晰。在我看来,原着乃至电影所着重的,正是母性所代表的人类原始本性,正是其神性、魔性合一的特质。新一令母亲右手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这正是一种人性原罪的显现。于是在文本中,右手成了正邪合一的力量源泉:既是杀人行为的凭依(“三木”及“浦上”),又是新生的转化可能(“阿右”进驻新一的右手)。这当中的生成转化,恰好是以一种不平衡的波动反复来呈现的,而这也正是《寄》对人性原罪的基本看法所在。 阅读原文

内链优化该怎么做
网站建设企业网站的好处有很多
年会抽奖小程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