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拾儿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吉林信息港

导读

在我们临沂地区卧冰求鲤王祥的家乡,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名叫同乐庄的村子里,有一户张姓人家,男主人张德旺,父母双全,娶妻张王氏。

在我们临沂地区卧冰求鲤王祥的家乡,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名叫同乐庄的村子里,有一户张姓人家,男主人张德旺,父母双全,娶妻张王氏。夫妻二人刚结婚时对两位老人还算孝敬,可自从去年八月初九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宝贝儿子,在照看孩子这件事上,开始对老人横挑鼻子竖挑眼,百般刁难起来。  俗话说:“隔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德旺的父母对孙子哪有不疼爱的道理,可儿子、儿媳就是不理解,孩子睡觉醒来还没哭上几声,儿媳就会尖着嗓门对婆婆大呼小叫:“没听见吗?想让春哥哭死啊?”做奶奶的只得忍声吞气上前去抱,抱得紧了会招来数落,“你是不是诚心想勒死我儿啊?”抱得松了又会遭到谩骂“哎呦,老不死的,想把孩子掉在地上摔死是不是?”有时爷爷想抱抱孙子,儿媳便会一把夺过去,恶狠狠地说:“这么清爽的孩子,你这腌臜之人抱着,岂不玷污了他?”  面对儿媳的变化,老人们只得暗自垂泪。德旺看在眼里,不去劝说妻子,反而找起父母的不是:“老而无用,老而无用喔!”  也难怪德旺两口子如此看重那叫春哥的孩子,只因他生得确实招人喜欢:面如傅粉、唇若施脂,双眉之间还有一颗红痣更是增添了几分灵气,粗胳膊粗腿的很是健壮,以至于爷娘老子心肝肉似的爱着,那真是顶在头上怕晒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左邻右舍也曾劝过这两口子,别只顾了疼孩子,而轻视了家里的老人,德旺夫妇不但不听,反而说老人在外面说自己的坏话,故而更加地变本加厉起来,以至于发展到拳脚相加的地步。  这一年的八月初九,正赶上春哥满周岁生日。中午,张德旺杀鸡宰鹅办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把老人撵到偏房去吃早上剩下的残羹冷炙,却和老婆逗着孩儿在堂屋欢天喜地地享用美餐。  正当德旺两口子得意忘形之时,在母亲怀中玩耍的春哥突然浑身猛地一个抽搐,口吐白沫,眼皮一翻,直挺挺地不省人事了。全家人慌作一团,在众相邻的帮助下将那渐渐冰凉的人儿送至郎中面前,郎中一番探摸审视之后,摇摇了头,叹声道:“无能为力了,无能为力了。怕是暴病夺了性命而去。”  哭天喊地的德旺夫妇只得抱了孩儿的尸身而回,行至村东乱石岗,想起当地夭折的娃儿不能葬入祖坟的风俗,便用石块堆砌了一个石窟,将春哥置入,在众人的搀扶下回了家门。    话分两头。  却说同乐庄往东十里,有个村子叫孝道埝,全村人敬老爱幼,民风淳朴。做得的当属货郎安叔同,现在已是五十又三的他,从小就敬重父母,从没惹老人生过一次气。婚后与夫人一道夏端茶,冬奉粥;热掌扇,寒掖被。把两位老人伺候得舒舒贴贴。安叔同外出营生,早晨出门先要到老人床前请安问好,傍晚归来盛货的箱笼里总有老人爱吃的食品,或其他用得着的物件。  只是有一件事不如意,夫妇二人结婚三十多年了,玉种蓝田却丝毫没有收获,眼见着生儿育女的年龄已过,更觉得对不住堂上年事已高的父母,俩人都争着孝顺老人,悉心照料起居,唯恐有半点闪失。  就在张德旺葬子的那天晚上,三更时分,睡梦中的安叔同忽觉眼前一道金光闪现,满堂生辉,只见莲花宝座上佛祖双手合十,面带慈祥,正对了自己念念有词:“善人安叔同,本尊念及安门世代传承孝道,只是你膝下无嗣,晚年堪忧。特赐一子,命你天晓之前赶往同乐庄村东乱石岗认领,抱得家中好生教养,日后可照顾你二人晚年有个好光景。对外人只说是自己生养,这是天机,不可泄露。”安叔同看得仔细,听得明白,正要俯身跪拜,祥云飘动,佛祖隐去。  一觉醒来,安叔同甚是诧异,便将梦中所见所闻一一说与妻听,妻高兴地说:“或许是佛祖怜咱无子,赐咱善缘。明早去看看便知!”  夫妻俩哪里还睡得下,妻翻箱倒柜找了一件包裹孩子的衣物递与夫君,送他出门。只因天黑妇人不便夜行,她只好在家静候佳音。  安叔同多年在周边地区经商,去同乐村的路极熟,尽管是夜里,借着微弱的星光,他走得还算顺畅,约莫一个时辰的工夫,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近了。  老远地就听到了一阵阵孩子的哭声,安叔同直奔过去,发现那哭声是从一个石堆里传出,他小心翼翼地掀开上面的石板,将里面的孩子抱出用衣物裹了,揣于怀中。  说也奇怪,这孩子再也不哭闹。安叔同三步并作两步,高高兴兴地往回赶。回到家时天还没亮,灯光下细一端祥,好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娃,把个夫妇二人乐得口中直念:“阿弥陀佛!”  老来得子,安叔同夫妇倍加痛爱,给孩子取名安来,精心喂养,却也不忘照顾年迈的父母,直至老人耄耋之年,相继寿终正寝,一家人披麻戴孝,送进祖林,入土为安。  这期间父母是怎样赡养爷爷、奶奶的,安来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耳闻目染中心智受到感化,渐渐长成一个知书达理的小伙子,仪表更加俊朗,玉树临风,赛过潘安。十八岁时前来为他说媒的人络绎不绝,定下了邻村同样知书达理、貌美如花的耿氏小姐为妻,年底完婚,次年生下一对龙凤胎,龙生龙凤生凤,金童玉女,光彩照人。全家人和和美美,好不令人羡慕。  尽管安来夫妇极尽孝道,衣食无忧,但岁数不饶人,安来二十岁那年开春母亲去世,到了秋天,父亲又卧床不起。  弥留之际,安叔同再次感受到佛祖的光临:“老人家慈悲为怀!事到如此,到了该让你明白一切的时候了,安来本是同乐庄张德旺家的孩子,只因他生身父母一时误入歧途,天庭怕累及孩童,故有这二十年的安排,多亏了你安家的教诲,孩子才修的正身。现在他即将完成使命,生身父母那里还需要他去养老送终。但不知你意下如何?”  不想,已是多日不能言语的安叔同老人竟口齿伶俐地回道:“佛祖驾临,容我枯槁之身不能参拜。多谢天庭赐子,让老朽安度晚年,实是感恩不尽。趁我还有一口气尚在,这就告知犬儿,令他回得原籍,赡养老人。”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祖退去。   “爹爹,您在和谁说话?”守在一旁的儿子、儿媳一家人听老人口中念念有词,很是诧异,轻声呼唤。  安叔同睁开多日不曾睁开的眼睛慈祥地看着床前的后代,抬起多日不曾抬起的手一把攥住儿子说:“上天给我安排了你们这样好的孩子,真是三生有幸。待我走后,你带着一家人去找生身父母去吧,他们需要你。”便趁着清醒,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明明白白,看着儿子、儿媳流泪称诺,便含笑辞世而去,这一天正是八月初六。  第三天一大早,安来携全家给养父上完祭日坟,流着泪说:“父命难违,俺还会回来看望您和母亲的。”便带了一班人马奔同乐庄而来。    再说二十年前的那个晚上,葬了儿子的张德旺夫妇挨刀猪一般的嚎啕了整整一宿,天放亮时才昏昏欲睡,忽然听到院子里洪钟似的声音响起:“狗男女,细听好,春哥根本就没死,现在已被善人收养而去。只因你二人虐待老人,近朱者红,近墨者黑,孩子放在你们手上迟早会学坏的,王祥故里哪里容得尔等之人?只要你们改过自新,善待老人,二十年后的八月初九还会与儿子见面,否则一世无缘!”  只听得那二人唯唯诺诺,爬将出来相拜时却也无人,只是看见头顶一朵祥云飘然东去。  张德旺夫妇想想以前的种种行为确也对不住父母,便痛改前非,好好尽孝,伺候着老人相继离世,从此没再生养。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张德旺两人都已步入不惑之年,更加思念自己的孩子,也不知仙人那话是否灵验,八月初九一大早便来到村口等候。  时近午时,远远的看见一行人奔来,夫妇俩凭感觉就知道是儿子回来了,急忙忙迎了上去,只见走在前面那个风度翩翩的男郎,眉间有一颗红痣鲜艳醒目,更是确定无疑,便纷纷上前搂定在怀,口称亲儿。  安来虽然与二人一打照面,就感到亲切,但仍有疑惑。张德旺眼中垂泪,悲声而语:“吾儿勿虑,我们是你的生身父母无疑。这都是神灵的安排,让咱骨肉重逢------”  安来拥着双亲,也是喜极而泣,随后把妻儿一一介绍给老人相认,那场面皆大欢喜,引得闻讯赶来的乡亲纷纷称奇。  在众人的簇拥下安来一家回到家门,相互间叙说着多年来的家长里短,其乐融融。  随后的年月里,安来不忘两家的生养之情,改名张连安,安家的坟前常去祭奠,张家的老人行尽孝道,随后又添两男两女,从小都是严加管束,授之伦理,儿子大了送入私塾通晓诗书,三个儿子竟也争气,相继中取功名,娶妻荫子,但都不忘张、安两家神灵的庇护,感恩在心。  张德旺夫妇终于有了一个幸福的晚年,都是耄耋而终。  人们都说,那佛祖、那神灵便是二十四孝之一王祥的化身。 共 32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好
癫痫饮食要注意什么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