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6旬母亲乞讨5年步行万里为患尿毒症女儿治

2018-12-07 03:13:10

6旬母亲乞讨5年步行万里为患尿毒症女儿治病(图)

付玉贤给看她的讨钱账本

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 罗曼 罗兰。

5年,对于一个靠步行讨钱的人来说,很漫长,而这条乞讨之路还将一直走下去。吉林省吉安市财源乡泉眼村的59岁老人付玉贤,从2006年春节开始,就步行四处讨钱,为患有尿毒症的女儿治病。如今1800多个日夜过去了,她的讨钱路走了2.5万多公里,老人说: 我不能看着女儿死。

女儿重病母亲四处讨钱救治

2000年初,付玉贤的大女儿艾红岩随丈夫一起,从吉林省吉安市搬回费县新桥镇农村老家生活。2005年10月份,艾红岩突然感觉身体不适,经医院检查确诊,艾红岩患上了尿毒症。从此,这个贫困的家庭进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况。

2006年春节过后,付玉贤就从吉安老家来到费县照顾女儿。面对换肾所需的巨款,全家不得不放弃了对艾红岩的治疗。

从此,艾红岩每周都要接受两次透析,一月要花去5000多元。付玉贤也自此开始了讨钱的生活。

2006年刚开始,我每天在新桥镇的各个村里讨钱,后来到新桥镇、探沂镇,再后来就到费县县城、临沂市区讨钱。 付玉贤说,2006年她在临沂讨了半年的钱,下半年才回吉林老家。

回家后,付玉贤又开始在老家四处讨钱,然后将钱寄给女儿。从2006年到2010年,她都是上半年在吉林老家讨钱,下半年到临沂各地讨钱,每年大约能讨到3万多元,用来支付女儿高额的治疗费。

5年乞讨记账记了5大本

1月8日下午,在市区三里庄一民巷里见到了付玉贤,59岁的她已是一头白发。为了方便女儿做透析,付玉贤和女儿在离医院不远的一处民居租了一间房子,白天出去讨钱,晚上回来和女儿作伴。

在她们的出租房里,有两张并列的旧床,艾红岩躺在床上。房外有一个与别人合用的煤球炉,一个菜板、一张旧桌,地上堆了一堆白菜。

付玉贤告诉,她不适应的就是临沂的天气。 太冷了,在老家无论多冷,到床上都会有热乎乎的火炕,在这里,上半夜冻得睡不着。

门头:XX5元、XX50元 住户:5元、10元 5年来,付玉贤将每天讨到的钱都记下来,几年下来,记账记了5大本。

付玉贤说,这5年来,她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后就出门,一直讨钱到晚上11点,饿了就向人家讨口饭吃。一天要走15多公里路,5年下来走了2.5万多公里。 有人把我当成职业乞丐,可是我不在乎,能为闺女治病就好。 付玉贤说,晚上走得远了回不去的时候,住过银行自动取款机的隔间,天气冷的时候半价住过的旅店, 有的旅店还免费让我住。

在老家,儿子儿媳外出打工了,老伴一个人在家种地,照看孙子孙女。在东北,我到过吉安、通化、长春这些地方讨钱。这几年我遇到很多好心人,是他们让我坚持下来,让闺女活下去。

伤病缠身乞讨仍将继续

现在,艾红岩的儿子已经读高中,7岁的女儿也入学了,艾红岩的丈夫在青岛打工,平时闲暇的时候就捡拾废品,每个月能赚2000元钱。

艾红岩生病后每年都要花去6万多元的治疗费,除了农村新农合的报销,每年3万多元的花销都是付玉贤步行讨来的。 我去了临沂市民政局、费县民政局和新桥民政所,5年来,他们每年都给不少钱,这两年每年都给将近10000元钱。

2010年春节后,付玉贤在家摔倒,造成肢体4级残疾,养了10个月才好。 干着急也没办法,下不了地,女儿又没钱,我找亲戚托关系贷了10000元寄过来。伤好后接着就来临沂了,一边给闺女做饭,一边继续讨钱。

长期的悲苦和过度劳累,付玉贤现在患有心脏病,腿也不如以前灵便,走路一拐一拐的,加上过度焦虑,几乎每晚都失眠。

采访结束离开时,付玉贤送到大门口,她说: 不透析,闺女就没了,我不能眼看着女儿死。 寒风中,眼泪顺着她那冻得发红的脸,流了下来。

文/片本报张希文

核桃树苗
大理石平台
垃圾车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