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希腊左转开启欧洲之春马德里10万人讨伐权

2019/10/13 来源:吉林信息港

导读

希腊左转开启“欧洲之春” 马德里10万人讨伐权贵1月31日,西班牙左翼政党“我们可以”在马德里组织了一场讨伐权贵的大型集会。【环球时

希腊左转开启“欧洲之春” 马德里10万人讨伐权贵

1月31日,西班牙左翼政党“我们可以”在马德里组织了一场讨伐权贵的大型集会。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希腊极左政党上台执政为2015年的欧洲政坛丢下一枚炸弹”,法国尼斯欧洲研究所学者乔治·佐戈普鲁斯博士对《环球时报》说,“这枚炸弹的威力将促使当前欧洲很多国家的政策向政治光谱的两端位移。”1月31日,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逾10万人集会游行,抗议紧缩政策。约一周前在大选中获胜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无疑给了西班牙人极大鼓舞。希腊激进左翼联盟被认为是今年欧洲个成功上位的“反叛政党”,其大选成绩不仅得到欧洲各国左派欢呼,并放话要让“欧洲之春”遍地开花,也让欧洲极右党派雀跃,认为“是朝欧洲一体化拥护者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德国学者格斯勒尔表示,欧洲正处于混乱状态,希腊问题、乌克兰危机、极左极右党派崛起等甚至会引发一场“欧洲之春”,欧洲可能从此步入“黄昏世纪”。

马德里10万人讨伐“权贵”

“希腊输出‘红色之春’,欧洲震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2月1日的一篇文章称,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2日将前往塞浦路斯、意大利和法国寻找对抗柏林的盟友。与此同时,在近的所谓欧洲“红色之春”绽放的时刻,成千上万西班牙人在1月31日走上街头抗议紧缩政策。据报道,西班牙警方称,参与集会游行者至少有10万人,“我们可以”党则称至少30万人。集会的民众打出的巨大横幅上写着“当权者们看清楚,人民在觉醒!”“人民党、工人社会党的末日来临了

!”等醒目字句。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这场“为改变而走”的大型集会活动是去年才成立的左派政党“我们可以”(Podemos),首次举行如此大规模的“户外活动”,大批群众参与显示该党获得很高的民意支持。

据西班牙《国家报》2月1道,由于受到希腊左派政党胜选的鼓舞,“我们可以”党看准时机决定出击,先组织声势浩大的群众集会向执政党叫板,然后冲击5月份的马德里大区选举。“我们可以”党的理念是:突破西班牙长期以来被两大政党工人社会党和人民党垄断的局面,以全新的执政理念为民造福。该党还以“嘀嗒-嘀嗒”作为党员和拥护者的宣传口语。“嘀嗒”意即首相拉霍伊领导的执政党已经进入下台倒计时,同时也有西班牙进入革新时代倒计时之意。

巴塞罗那议员拉蒙·罗德里格斯对《环球时报》说,马德里的集会如此声势浩大说明民众的愤怒心情已经开始爆发,铲除两党轮流执政所产生的腐败现象也是这次集会的主因,估计这个“嘀嗒”效应会很快蔓延到全国。如果左派政党获得执政权,那时西班牙将发生一场的变革,这场变革的结果肯定会让所有权贵目瞪口呆。

据了解,“我们可以”党经常表达对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左翼政府一些政策的支持,令很多西班牙主流政坛人士不爽。在欧洲,该党公开支持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美联社评论称,“我们可以”党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复制希腊左派的成功。

“希腊向左转,欧洲向右转”

对希腊而言,此次大选无疑是革命性的,这是二战以来希腊首次出现左翼政党执政。激进左翼的胜利还表明,“民粹主义”在希腊有着极大市场。而希腊新总理重要的政策是反紧缩、扩大赤字、加薪和增加福利,以及主张债务减半,重新商讨借贷条件等。这些都和欧元区目前的政策倾向南辕北辙。希腊新政府还甚至针对欧盟警告对俄罗斯实施新制裁呛声,称有关声明“没征求希腊的意见”。

英国《经济学家》智库(EIU)在希腊大选前撰写的一份报告称,反外来移民、紧缩政策和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越来越受欢迎,希腊激进左翼联盟一旦成功组阁执政,将成为欧洲各地发生政治动荡的催化剂。据了解,2015年是欧洲一个重要“大选年”,丹麦、爱沙尼亚、芬兰、希腊、波兰、葡萄牙都进行议会大选;英国、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则将迎来地区性选举。

希腊变局的确让欧洲极左派看到希望。选举结束后,瑞典左派政党党魁霍尔斯德告诉当地媒体,他对希腊反紧缩的激进左翼联盟获胜感到“欣喜”。霍尔斯德说,他已经看到“红色之春”在欧洲出现,希望支持左翼的力量在西班牙、芬兰和丹麦继续壮大。

据丹麦英文报纸《本地报》报道,丹麦左派也欢呼激进左翼联盟的“红色之春”。丹麦极左的红绿联盟称这场希腊选举“对希腊和其他欧洲地区来说是重要的一天”。丹麦红绿联盟的政策发言人佩尼莱·斯基珀还在希腊大选前飞赴雅典为激进左翼联盟站台,他呼吁丹麦政府同希腊新政府合作,帮助协商债务问题。此外,德国左翼党领导人卡蒂雅·基平对《图片报》表示,她的政党“期待一场欧洲的‘红色之春’”。

“希腊向左转,欧洲向右转”,美国彭博社称,生活每况愈下的希腊选民把选票投给了拒绝执行紧缩政策的极左翼政党,在欧洲其他国家,同样对生活感到灰心的选民也会把选票投给持极端主张的党派,只不过他们选择的是极右翼势力,因为在其他国家极左势力远没有极右势力强大。“经济越糟糕,极端政治势力越是受欢迎,因为选民已经厌倦了温和党派不温不火的政策。”

正如该文分析的那样,欧洲其他国家的极右翼党派同样为希腊大选结果喝彩。法国极右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勒庞在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丝毫不掩饰其激动的心情:“虽然我们和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政治主张不同,但我们还是欢迎他们所取得的胜利。这是欧洲人民针对欧盟极权主义的胜利!”她希望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胜利能推动疑欧主义的普及。疑欧主义主张“三反”,即反欧洲、反欧元、反移民。意大利右翼政党“北方联盟”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也公开表示,“我认为希腊此次选举的结果是一大进步,是朝欧洲一体化拥护者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

《纽约时报》1月30道称,对于很多外国观察家来说,无论左右,他们都视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崛起为对欧盟正统经济政治以及紧缩政策的反叛,这种反叛可能会蔓延到其他债务国。

欧洲政治重新洗牌?

“希腊之后:左翼能改变欧洲吗?”一期美国《反击》双月刊写道,欧洲经济政策之失败已持续多年,希腊和西班牙尤甚。在其他欧盟国家的执政党面临极右势力崛起的挑战时,激进左翼联盟和“我们可以”党打开了一个新前景。它们可能会将各自国家的社会党挤到次要位置,正如英国工党取代自由党,法国社会党取代激进党。这些改变是性的。那么希腊的胜利,以及有可能同样胜利的西班牙,会导致欧洲政治重新洗牌吗?

“‘欧洲之春’开始了!”德国《新德意志报》1月31日写道,希腊带来的新问题只是当今欧洲政治的一个缩影,欧洲的改革政策已经失败,一个虚幻的泡沫正在破裂。“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危机”,德国《时代周报》称,危机加剧了分歧。在北方,人们认为南方都是“骗子”;在地中海国家,人们认为北部是“控制机器和入侵者”。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欧洲面临的贫富悬殊、失业、南北差距拉大等问题日趋严重。欧洲正在变成“南北欧洲”。

“虽然希腊此次选情会给欧洲政治版图带来巨大的冲击,刺激欧洲民粹主义思想甚嚣尘上,鼓舞极端主义政党乘势而上,但不会在短时间内让欧洲政治变天,”美国《赫芬顿邮报》分析称,主要的原因是,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胜利并不能在其他国家被复制。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在意大利,或者其他欧洲国家,极左或极右政党虽然实力增长迅猛,但仍不能撼动传统党派的地位。

欧洲议会议员助理兼欧中友好小组秘书长盖琳对《环球时报》说,在希腊和西班牙

,确实有越来越多的民众支持民粹主义。在法国,“国民阵线”有可能在今年的大选中获得高支持率。英国独立党也可能在5月的英国大选中获得更多席位。但总体而言,在欧盟28个成员中,大多数民众仍然支持欧盟,支持欧洲一体化

。盖琳说,预计代表民粹主义的极端党派会出现在经济极为不景气的高福利国家,特别是南欧。但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大多数选民依然会在左派和右派之间徘徊。

英国5月的议会选举被认为可能改变欧盟的地缘政治:在英国独立党施压下,这场选举将影响英国的去留。不过《环球时报》与独立党多名党部负责人交流了解到,他们不认为自己的支持率与希腊或其他欧元区国家有关,因为英国经济相对要好得多。但他们承认

,自己的成功部分得益于英国选民对现政府紧缩政策的不满。但目前,独立党仍被认为无法取得大选的优势。

“尽管不能在短时间内让欧洲政坛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对于相对平稳的欧洲政坛来说无疑是一场地震,其影响还将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而逐渐蔓延开去,就像涟漪一样。”法国尼斯欧洲研究所从事国际问题研究的学者乔治·佐戈普鲁斯对《环球时报》说,希腊极左政党上台执政丢下的炸弹,使得欧洲政坛不再像以前那样平静,极端思想对欧洲政治的影响会极大增加。

德国欧洲政治学者格斯勒尔对《环球时报》说,几十年来,欧洲一体化的初衷更多的是为经济合作提供便利。现在欧盟已经变成一个政治共同体,但是各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政治及社会形态存在很大差异,势必引发分歧。欧洲的各种问题和危机甚至可能引发一场“欧洲之春”。当然,这场“欧洲之春”估计不会出现“阿拉伯之春”这样的暴乱现象,但欧洲各地会出现更多示威游行以及恐怖主义等。不管怎样,欧洲融合和统一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这对欧洲价值观将是重大打击。【环球时报王方任彦纪双城青木张倍鑫】

原标题:希腊左转开启“欧洲之春”马德里10万人讨伐权贵

稿源:环球

作者:王方

微信小程序店铺
微信小程序要收费吗
微信小程序哪个好
标签

友情链接